華南新聞門戶

您身邊的知天下窗口

注冊
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地方新聞 > 廣西 > 欽州 >

欽北區扶貧隊員歸媛琴的扶貧故事

時間:2019-04-22 17:06   來源:華南新聞   收藏本文  復制分享 手機版

點擊:

別人一心只想使勁地帶著孩子往城里擠,給孩子最好的教育;她卻一心只想帶著孩子往貧困村里鉆,讓孩子到鄉鎮上學。

“很多人都是創造條件往城里跑,非常不理解你為什么非要帶著孩子進農村,你圖啥?”一貧困戶問道。說到這,不禁讓人心生幾分好奇,原來,她是欽北區的一名駐村扶貧隊員,為了扶貧事業和教育好孩子,于是,她帶著孩子一起扎進了村里。

 

主動請纓,帶著兒子駐村扶貧

2018年3月,考慮到駐村工作實際,欽北區農機局想抽調一名熟悉電腦操作的人去,卻一直物色不到合適人選。此時,歸媛琴主動請纓到欽北區板城鎮牛寮村駐村扶貧,用她一句話來說:“正如當兵后悔兩年,不當兵后悔一輩子。如果我不下鄉扶貧兩年,可能就會后悔一輩子。”

就這樣,歸媛琴踏上了駐村扶貧的征程,與鄉親們同吃同住,如友似親,幫助指導貧困戶響應國家號召,脫貧“摘帽”。

剛開始,她家人都表示欽佩和贊成,可三天、一個星期、一個月……歸媛琴長期不著家,丈夫又因工作無暇顧及家庭,孩子處于無人照顧,等于成了“留守兒童”。歸媛琴的父母就越發的覺得不對勁,每次其到歸媛琴家中看她兒子,都被小區里的小賣部老板“控訴”,“你們家外孫沒人照顧嗎?怎么經常來我這買泡面吃!”

由于歸媛琴長期駐村扶貧,兒子樊俊佑只能自己照顧自己的衣食起居,光顧小區里的小賣部,以泡面來填飽肚子自然成了家常便飯的事。

歸媛琴周末回到家中,也時常彌漫著一股泡面的熏味,客廳垃圾桶里總扔著幾桶泡面盒,每每回家看到這一幕,心理格外的心疼又心酸。

有一天,歸媛琴打電話給兒子談心,樊俊佑主動跟她坦白自己玩游戲到凌晨六點,只休息一個鐘,早晨七點就去上學。平時,她與兒子通電話,兒子更是經常哀求她回欽州。

“你去扶貧了,誰來照顧孩子,長期丟他一個人在家你放心嗎?”終于,父母忍不住反問歸媛琴,這下徹底問住了她。直到2018年8月,長期丟孩子一個人在欽州,手機上癮,成績下滑,慢慢也跟自己的距離越拉越遠,歸媛琴有點想打退堂鼓了,但回頭一想,自己已經熟悉了這邊的工作,牛寮村的貧困戶不能沒有她。

如何是好?家與扶貧,一下子難住了歸媛琴,考慮再三,為做好扶貧工作也為照顧好孩子,歸媛琴干脆主動與孩子溝通,趁著孩子暑假期間,帶著他一起進村體驗生活,最后“連哄帶騙”把兒子轉到板城鎮中心小學就讀。

剛轉到鄉小,小俊佑有些逆反心理,畢竟在原小學,有了熟悉的同學,可以加入他喜歡的籃球隊等課外文體活動。后來,歸媛琴帶小俊佑進村入戶,帶他與貧困戶同吃同住同生活,體驗了解貧困的生活,也了解媽媽的工作和職責。

“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。以前,我看不見他,不知道他一個人生活的怎么樣,心理空嘮嘮的,我吃飯的時候,不知道他吃了沒有;我不在他身邊,不知道他做了作業沒有;我睡覺時,不知道他蓋好被子了沒有……現在他跟我一起,至少可以吃飽穿暖,這樣我工作也安心多了。”談起兒子,歸媛琴心有虧欠地對記者說道。

如今,樊俊佑在這里也找到了自己的興趣,還加入校籃球隊。除了正常上下學之外,樊俊佑還經常跟隨母親一起走訪貧困戶,感受到母親幫扶貧困戶,讓農村生活越來越好,小俊佑也開始對歸媛琴的工作有所了解和支持。

 

幫脫貧戶找到失聯29年親人

1月10日,歸媛琴帶著放學的小俊佑來到脫貧戶陸加芬家中,陸加芬雙手緊握著歸媛琴的手機,與妹妹、媽媽通微信視頻,時而笑靨如花,聊到動情處時卻又兩眼泛淚花,盡管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與家人通視頻了,但她仍然激動不已。看到這幅其樂融融的場景,難以想象他們此前失聯了29年。

29年前,家住云南一個山村20出頭的姑娘與家人失散,后來到欽州市欽北區板城鎮牛寮村,當地村民周銀業將她收留,兩人日久生情最后結為夫妻。成家立業的陸加芬沒有淡化思鄉之情,近30年來,她始終惦記著自己的親人,但從小就開始離家外出,記憶模糊,加上生活困窘,路途遙遠,也無從找起。可多年來,與家人相見的愿望在陸加芬心中從未放棄過。

“聽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,你老家是在哪里的?最近有什么困難嗎?”2018年3月,在普通的一次走訪中,歸媛琴成為周家的脫貧幫扶隊員,歸媛琴走訪到脫貧戶陸加芬家中,問她有何困難時,她哽咽的道出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要求,她與家人29年前失聯,從未回過娘家與家人見面,她想找到家人……

聽到這,歸媛琴內心咯噔了一下,29年沒回過家是個什么概念?設身處地想一下,的確讓人心酸,自己平時駐村扶貧,父母久不見她,就會打個電話問候她是否安好,更何況29年與家人長期失聯。

幫找親人這不是歸媛琴的工作范圍,但為了陸加芬與家人重見,歸媛琴決定利用工作之余幫其找到家人。那么問題來了,由于陸加芬沒有讀過書,早早離家外出,無法清楚表述自己的個人信息,也沒有相關證件表明自己的來歷,只有一張十分破舊的身份證(不是家庭所地址的身份證)和勉強想起自己的哥哥叫做“陸加明”。

憑這點零碎而不具體的信息,要為其找到家人猶如大海撈針,談何容易? 為尋找突破口,歸媛琴通過114聯系到陸加芬身份證所在地的派出所電話,云南那邊的民警積極配合,熱心的幫查詢,終于找到有“陸加明”此人,抱著這僅有的一線希望,民警來到陸加明家中了解,詢問是否有個失散的妹妹,得到肯定答復。

就這樣,歸媛琴與陸加芬的哥哥聯系上,并與她兩位妹妹互加微信,為雙方搭建起“視頻認親”的通道。盡管相離29年,陸加芬在視頻中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哥哥、媽媽、妹妹。

陸加芬的哥哥告訴她,當時陸家芬與家人失聯后,一家人傷心欲絕,父親、叔叔們幾乎找遍了廣東等地,但始終杳無音訊,父親在去世前,也在反復念叨她的名字。

今年過年期間,在歸媛琴的努力下,通過板城鎮政府的支持,陸加芬終于與家人相見,圓她一個歸家夢。

手機訪問:m.huananxinwen.com(責任編輯:華南新聞網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Tags:扶貧(79)隊員(3)北區(7)

更多相關資訊

千斤顶或更好50手APP